1. 
      

      1. <em id="bdacd"></em>
        <rp id="bdacd"><object id="bdacd"><input id="bdacd"></input></object></rp>
      2. <button id="bdacd"><acronym id="bdacd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無序發展時代終結中小園林企業如何渡難關

        網站首頁    風景園林    無序發展時代終結中小園林企業如何渡難關

          千金難買回頭望。
          2020年初,記者追蹤采訪了北京一家園林企業項目經理張載斌的一天,真實記錄了他的生活。那時,疫情對國內各行各業影響不小,園林行業正在經歷內憂外患,每天,張載斌不得不馬不停蹄,勞心勞力。
          兩年過去了,張載斌過得怎么樣?據張載斌說,他非常懷念當時披星戴月、電話響個不停的日子。2021年公司拿到的項目寥寥無幾,他在基地蹲了好幾個月,沒怎么勞力,但勞心程度卻與日俱增。
          期望的轉機沒來,日子反而越來越難,為什么會出現這種局面?

        急!款項收不回來還得搭錢養護

          大部分企業年底的重點工作只有一個,就是“要賬”。
          “目前,公司沒收回來的款項有1000多萬元。”張載斌想了想,又更正了一句:“應該是好幾年累積的欠款。”
          最早的一筆欠款甚至可以追溯到3年前。公司承接的某個項目2018年完工,養護期一年,本該2019年驗收結款。但生生拖到了2022年還沒完成驗收,目前款項撥付了70%,還欠他們600萬元。
          在沒有交付的日子里,養護工作還要繼續:一年養護費30萬元左右,還要算上苗木的死亡消耗,按每年20棵算,每年也得再花5萬元。錢沒要到,已經搭進去了100多萬元。當然,要是不養護,會賠得更多。
          事已至此,張載斌也有點后悔,當時這個項目很急,項目沒有納入城市財政預算就動工了。后來補齊各項手續,浪費了很長時間。
          這些錢,在2019年可能許多企業看不上,但是在2022年,就太重要了。畢竟,許多公司正面臨著無米下鍋的困境。

        少!項目經理限制新項目數量

          “已經6個月沒有項目進賬了。”張載斌嘆口氣。
          一是2021年北京市場園林工程項目數量不多,幾個重點項目也競爭不過上市公司和大國企。二是工程管理越發嚴格了。記者了解到,在北京,一個項目經理同一時期只能承接一個項目。遇到上述延期驗收的項目,項目經理要被鎖住好幾年。中小企業大多只有三五個項目經理,能承接的項目也有限。
          2021年全年,公司承接的項目數量很有限,因為種種原因都沒有進賬,有的甚至還沒有進場。而每天一睜開眼睛,公司運營的成本就追上來,壓得人喘不過氣來。
          好在,再往前幾年,不管什么規模的園林企業普遍經營不錯,還有點“家底”,足以支撐他們撐過眼前的低谷。
          記者回憶起2018年和張載斌把酒言歡的時光,那一年,沒有疫情影響,他們項目很多,忙得很。每到年底,老板會帶張載斌他們出國旅游,“走遍泰國、新加坡、印度尼西亞,縱享夜市、海鮮架、泳池趴……”
          而現在,疫情讓陽光和芭提雅變得遙遠。很明顯,疫情并非造成現狀的唯一元素。

        變!耕地“兩非”整頓影響苗價

          耕地“兩非”整治開展一年有余,北京不少苗圃陸續開展了騰退工作。
          北京部分區縣的補償費用達到每畝兩萬元,放在全國來看,這個標準還不錯。
          “對我們來說這其實是好事。”張載斌說,以前工程效益好的時候,養著配套苗圃沒什么。時間長了,苗圃越來越大,管理漸漸跟不上,苗子品質也保證不了。趕上沒工程的日子,苗圃成了“無底洞”。最煩的是,錢沒少花,可是花的不夠,苗木反而一天天貶值了。
          清出來的苗子,處理也是個問題。北京退苗的企業多,拋售的也多?,F在常規苗的行情是,不管多粗,200元一棵。“這點錢,還不夠我裝車的費用呢。”張載斌說。精品苗價格也受到了影響,所以他把精品苗移到一塊,繼續養著。
          總而言之,“兩非”整治對園林企業來說,是個清理資產的好機會,“對于我們,補償款雖然基本和清地成本持平,但促進了我們苗圃整頓的進程,不用再花錢養差苗了,可以集中力量干點事。”

        盼!努力轉型亟待見成效

          張載斌想了很多辦法擺脫當下的困境。比如開辟外省業務,比如參與造林項目,甚至想轉型農業。但目前來看收效甚微。
          比如將目光轉向外省,尤其是西部地區,是很多園林企業的計劃。但是拿到了項目才發現,省外環境更多是“霧里看花”,比如上文提到的還沒能進場的項目,就是在西部某省承建的。
          至于轉型農業,更是難上加難。如果說,在園林領域是“泥菩薩過江”,那開辟一個新的領域很有可能“連石頭都摸不到”。
          張載斌的痛苦不是個例,而是目前中小園林企業的共性。在經濟、行業發展來到了交叉口的當下,中小企業的短板變得格外突出。項目簽約不規范、專業人員配備不足、生產用地違規,這些以前的“小毛病”成了未來卡脖子的大問題。
          歸根結底,園林行業無序發展的時代過去了,未來,“人情往來”在企業經營中比重會越來越小。“資金杠桿”可能會變成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。而“一本暴利”更會成為過去式。
          景觀提質的需求表明,園林企業想好好發展,必須練好內功,在人才、技術、標準上下功夫,也要開拓眼界,在管理、建設、養護各環節與科技結合,做精做細。
          轉型對各類資源都有限的中小企業來說,并非易事。而每個企業情況也不同,管理者應走最適合自己的那條路。
          園林從業者們,曾抓住時代紅利,“人生得意須盡歡”,遺憾的是,只有少數企業建立起了護城河。而當時代拋棄你時,連一聲招呼都不會打。張載斌問記者怎么辦,如果這個問題5年前提出來,會是一個好問題。

        2022年5月17日 16:13
        ?瀏覽量:0
        清纯小仙女jk白丝自安慰喷白浆

          1. 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1. <em id="bdacd"></em>
              <rp id="bdacd"><object id="bdacd"><input id="bdacd"></input></object></rp>
            2. <button id="bdacd"><acronym id="bdacd"></acronym></button>